章节目录 177 不可能

小说:他以时间为名 作者:殷寻
    胡翔声端起搪瓷缸子,掀开盖,吹了吹浮在面儿上的碎茶末,喝上一大口茶。盛棠描述完自己所见所闻后就盯着胡翔声喝茶的动作,小口啜饮,想来是一缸子热茶。

    茶都是趁热喝,这点好理解,但胡翔声喜欢喝的是滚烫的茶水,越是天热就越爱滚烫,他说,喝上一口沸茶,出上一身汗,风一吹那才叫凉快。这是盛棠始终想不通的问题,既然是图凉快,那直接买罐王老吉不行吗。

    所以盛棠脸上是冰火两重天,脑门凉嗖嗖,嘴巴烫得很。

    胡翔声问其他人还看见了什么,跟之前看到的有什么区别。

    0号窟出事的时候沈瑶没去,当时她还在实验室里忙,知道出事已是第二天。她倒是没看见有飞天在动,就说等第二天进窟查看的时候觉得四周挺怪,但具体怪在哪她就说不上来了,只说自己负责的那部分发生了变化,明明已经开始着手做龟裂处理的位置,结果龟裂得更厉害。

    由此她很头疼,然后问肖也,“昨晚石窟的山体是发生剧烈震动了吗?”

    肖也摇头,他没进去,但今天白天看过之后发现自己负责的那部分也有变化。

    至于祁余就不用多问了,他看到的是一个极为混沌的世界,没有敦煌也没有石窟,用他的话说就是,那是神灵给他的启示,告诉他不要再碰0号窟。

    盛棠当晚被飞天水袖穿脑后就觉得脑袋沉沉的,天亮后也没来得及再去石窟就被江执拉着来开会,所以她对石窟里的那尊塑像目前的状况不得而知。

    大家都在说,江执是最沉默的那个。

    等问到他情况的时候,他才开口,却是句令人诧异的话——

    “每个人看到的应该不一样吧?”

    除了胡翔声还在慢悠悠喝着茶水外,其他人都愣住了。

    盛棠虽说现在完全沉浸在江执的盛世美颜外加突如其来的男友力上,但不代表着她就只剩下一颗恋爱脑。她最先反应过来,问江执,“你的意思是,壁画变成什么样完全是因人而异?”

    问完这话又觉得表述不明确,但更一针见血的想法表达不出来,一时间又觉得头疼,完了,智商绝对在窟里丢了大半。

    倒是江执替她补了她想表达的更深层的想法,“又或者说,其实壁画根本就没发生变化,只是呈现在我们眼睛里的就变得不一样,而且是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

    肖也迟疑,转头问沈瑶,“当时你注意到我修复的那部分变化了吗?”

    “有变化,肯定是跟之前的不一样,但当时我光顾着震惊我那部分了,你负责的区域我没看清。”沈瑶如实说。

    “祁余你呢?”

    见祁余又要一番张牙舞爪,肖也忙打断他,“哦想起来了,你说你看到的是一片混沌世界。我所见的情况是,清晰得变得更清晰,模糊得变得更模糊,尤其是我那部分的C区处,之前还能多少看出个轮廓,现在彻底只剩线条了,连修都没法下手。江执,昨晚你看到的跟我看到的不一样对吧?”

    “不一样。”江执说,“昨晚我进窟的时候没光,但壁画是发亮的,像是被人涂了一层荧光粉,壁画上的每个人物都看得十分清楚,没有祁余说的混沌世界,也没有沈瑶看到的龟裂得更严重。总体看上去就是一座刚修建好的石窟,上面的壁画全都是新画上去的,没有破损,也不用修复。”

    盛棠惊愕地看着江执,“那、意思是说,就我一个人被穿了呗?”

    江执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故作怜惜,“可能是。”

    “凭什么?”盛棠闷闷,突然双眼一亮,“难道我是天选之人?”

    江执忍笑,“那你想多了。”

    盛棠一撇嘴。

    胡翔声坐他俩对面,江执看盛棠时的眼神和跟她的互动他都看在眼里,心里也就明白些什么。

    “关于0号窟的传闻想必你们都听过,而且在刚接手的时候也发生过解释不通的事。”胡翔声言归正传。

    “也没什么解释不通,石窟里出现幻觉的事并不罕见,中西方都有,地上地下也都能发生,无非是跟水、土壤、空气、温度或颜料等壁画形成物料有关,像是0号窟,怪是怪了些,但要是说里面存在灵异,不现实。”江执并没有如临大敌的紧张感。

    胡翔声闻言后沉默了好半天,拿起缸子喝了口茶,这次是一大口,许是不那么烫了。

    瞧见他这般神情,在座的各位都心知肚明,可能0号窟并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或许,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被掩藏。江执直问胡翔声,“你不这么认为?”

    胡翔声放下茶缸,抬眼看江执,“我一直都觉得0号窟里有太多蹊跷,当年薛梵跟你的想法一样,但我想,如果他没失踪他现在还在的话,也一定会改变想法。”

    江执皱眉。

    其他几人闻言好奇,关于薛梵教授当年失踪一事院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为什么失踪、在哪失踪、怎么失踪的就成了秘密,对外只宣称是修壁画罹难。后来他们接手0号窟,算是内部人了,这才知晓薛梵的失踪其实是跟0号窟有密切关系。

    今天胡翔声就这么提起薛梵,那肯定是有意为之。

    果然他继续说道,“夜里从0号窟里经过能听见哭声、会动的飞天还有离奇响起的琵琶或者其他乐器的声音,这些其实都是薛梵之前经历过的。”

    关于这点江执并不惊讶,在薛梵的日记本里的确记载了这些离奇现象,但薛梵最后得出的结论跟他说的一样,无非就是因为那么几个原因,之所以显得诡异,只不过是还没得出一套完整的科学解释。

    当时江执在看到日记本里的这些记载时也没觉得什么,毕竟像是这种情况在国外也常见。

    薛梵将0号窟的清理情况以及有可能出现的壁画内容都记在了日记本上,可后来叫江执想不通的是,日记本最后写了一句话——

    存在即不存在。

    讲真,薛梵日记本里记载的东西对江执来说作用并不大,里面但凡记录的对于0号窟在修复工艺上的思考和材料的拿捏上他都精通,唯独这句话。

    直到今天,听见胡翔声这么说,江执似乎隐隐感觉到了什么,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胡翔声缓缓开口,“其实,你们之前修复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薛梵教授修复过的内容。”

    话一出,所有人震惊。

    包括江执。

    他呼吸一窒,脱口,“不可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177 不可能http://biodata2003.com/808/2416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