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处心积虑

    “意剑金身!”一声大喝,叶哲的身上闪烁出一把剑的虚影。

    意剑金身是所有剑修必修的功法,高速疾驰的飞剑,稍微碰一下都筋断骨折,从剑上摔下来更是会有陨命的风险,所以学剑之前先锻体,至少要练到摔下飞剑不会死翘翘。

    包二娘只来得及拍了一下胸脯,一道符印爆开,把她笼罩在其中,然后就被叶哲结结实实的撞上,飞了开去。

    马九面对精品飞剑的切削,也只能无奈的往后一翻,闪过剑刃。

    叶哲切向马九的一剑本就是虚招,逼退他后,叶哲一拖一挥,当头往包二娘劈去。

    包二娘可能从来没碰到抡着大剑劈砍的剑修吧,仓促间把压箱底的保命法器都掏出来了,翻出一块玉牌捏碎,一团电芒从她手掌中爆开,喷向前方。

    剑光大盛,叶哲的剑气从飞剑透出,破开了所有的电芒,猛的往前一刺。

    电芒被从中分开,飞剑的剑尖点在包二娘身前的符印上,剑修一往无前起来,真的很难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符印立刻分崩离析。

    飞剑的锋刃贴着包二娘的脖子划过,叶哲顺势绕到她的身后,用剑刃压住她。

    锋寒刺骨,包二娘混身僵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马九御剑招架着叶哲的凡品飞剑,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落去,情况出乎他的预料,谁能想到他以为十拿九稳的目标,回身一个反扑就擒下他的搭档。

    谁能想到,剑修还有这种打法,一边御剑一边挥剑,御的飞剑缠住他,抡着的剑就能砍倒一位符士。

    这不是一只肥羊,而是一头猛兽啊。

    叶哲就这样架着包二娘,落到了地上,脚踩进了湿地的泥坑里,马九也落到了不远处。

    凡品飞剑悬停在彼此之间,居高临下,虎视眈眈,随时都可以突刺而下。

    这样一来,马九的飞剑就不得不悬停在凡品飞剑前,随时准备招架叶哲的攻击,想腾出手来救包二娘都不行。

    看到这种情况,叶哲微微一笑,手上的剑压得更紧了。

    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碰到这种职业组合,拼着受伤也要先把符士给拿下,否则就不用打了,赶紧跑吧。

    “你们是什么人?跟着我想干什么?”叶哲问到。

    “我……我们只是路过的,是你回头向我们问……问路的。”包二娘不敢大声说话,因为每说一个字,喉头的律动都让她的皮肤不断的感受着飞剑的锋利,仿佛随时能把她的喉咙切开一样。

    尽管如此,包二娘还是习惯性的想抵赖,用的正是叶哲忽悠他们靠近的理由。

    叶哲把剑锋往后压了压,微笑着说到:“你每答错一个问题,我就的剑就会压低一厘米,直到切断你的脖子为止。”

    包二娘下意识的往后缩,丰腴的身子都要挤进叶哲怀里了。

    叶哲尴尬的缩了缩腰,稍稍把她推开一点。

    马九阴沉着脸,冷冷的威胁到:“马上放了她,否则我将你碎尸万段。”

    叶哲没理他,继续向包二娘问到:“你们是什么人?跟着我想干什么?从斗宝大会会场就跟着我,到底想干什么?想清楚再回答,你没有几次答错的机会了。”

    “别……别杀我,不然我的男人不会放过你的。”包二娘颤声说到。

    “答错了。”叶哲手中的剑往下一压,锋利的剑刃立刻切开了包二娘的皮肤,压出了一道血痕。

    包二娘终于意识到,身后这个人不是什么菜鸟剑修,而是心狠手辣的家伙,可能真的会把她的头切下来。

    “我……我说,松开点,松开点,说不出话了。”包二娘哀求着说到。

    叶哲没有松手,反而压得更紧了点:“答错了,想清楚再回答,否则你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我……我们只是想抢点钱,我们看到……看到刘馆长付你钱了,好几百颗灵石,所以鬼迷心窍,就……就跟过来了。”包二娘几乎是从喉咙里把这句话给挤出来。

    每说一个字,喉头的律动都脖子有种被切割的感觉,而她还不敢住嘴,只能小心翼翼的让剑刃别再深入,以免血管喉管被切开。

    她的心里那个悔啊,早知道就不把叶哲当菜鸟反复试探了,敢情是个狠角色。

    “谁让你们来的?”叶哲问到。

    包二娘正想回答的时候,叶哲突然说到:“想清楚再回答,再错一次,你的血管就会断,血会飙三丈远,几分钟就能把全身的血液喷光,你想清楚了哦。”

    包二娘心神剧震:他知道了?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知道多少?为什么他会知道?怎么办?不承认吗?他真切怎么办?会不会死?会死吗?死……。

    十几个念头包二娘的心里翻腾着,一想到血管被切开的惨状,她再也忍不住恐惧,往马九的方向望去。

    马九看了一眼空中虎视眈眈的凡品飞剑,一时也束手无措,他决定了,回去他也要搞两柄飞剑,一把御,另一把握在手里当砍刀。

    “是刘宝庆,是他让我们来的,抢了灵石后顺便把你杀掉。”包二娘终于还是决定如实说到。

    “刘宝庆?他为什么要杀我?”这个答案是真的出乎叶哲的预料了,他买丹药自己收钱,货银两讫,他杀自己干嘛?难道不舍得这几百颗灵石?

    不至于吧,就算这两个人抢到了灵石,估计也不会交还给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他的意思好像是,不能让你卖丹药给张元培。”包二娘说到。

    叶哲深吸了口气,包二娘这段话透露了一个信息:刘宝庆知道自己准备卖丹药给张元培,他是怎么知道的?

    自己第一次见刘宝庆,跟他只有短短几分钟的接触,他不可能在自己身上做手脚。

    而当时跟张元培说话的时候,四周也没有人,就算有人能瞒过自己的耳目,也不可能瞒得过张元培这位金丹大能的耳目。

    自己跟张元培说完话后,回到体育场,这两个人立刻跟上来了,侧面的证实的确是因为聊天内容,才被刘宝庆记恨上,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张元培聊天的内容呢?

    最大的可能是,张元培身上有窃听的法器。

    处心积虑啊,到底他们有什么恩怨,连一个卖丹药给他们的人都能牵扯进去呢?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处心积虑http://biodata2003.com/1956/2416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