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亲戚

小说:表小姐 作者:吱吱
    永城侯府太夫人和老侯爷生了七个孩子,但只活下来了两儿两女,之后老侯爷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太夫人也因为频繁的生育和孩子的夭折日渐变得憔悴,老侯爷开始追逐女色,先后纳了三房妾室,生了二十几个庶子女,活下来了四男六女。

    永城侯袭爵之后,除了他的同胞兄弟二老爷和帮他管理庶务的三老爷,其他的庶弟都分了出去。

    因而王晞等人进去的时候,太夫人屋里除了侯夫人和二太太、三太太外,还有侯夫人的两个儿媳妇大奶奶和二奶奶。

    她们都围坐在太夫人身边,听二太太正和太夫人说着自己长子的婚事:“毕竟是家中的独女,总不能太过委屈那孩子。您看是给他们重新寻个地方做新房还是把三郎现在住的院子扩建一番?”

    太夫人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皱着眉头在听二太太说话,见王晞几个进来,丢下正和她说话的二太太,露出笑脸来,朝着几个小姑娘招手不说,还指了自己的下首:“阿晞过来这边坐!”

    除了和太夫人并肩坐在临窗大炕上的侯夫人,其他人都拖拖拉拉地起身,给王晞让位,有眼色的丫鬟们则给常凝几个端了凳子过来。

    太夫人等她们重新坐定,从炕桌的果盘里叉了块苹果给王晞,道:“给,烟台来的大苹果,你尝尝好不好吃!”

    王晞笑着道了谢,见那苹果带了几分锈色,应该是切好放了一会儿了,就不怎么想吃,可见太夫人笑眯眯地望着她,满脸的期待,只好小小地咬了一口,笑着说了声“多谢太夫人”。

    太夫人呵呵笑,这才招呼着常凝几个吃苹果。

    小丫鬟忙捧着果盘服侍常凝等人吃苹果。

    常凝叉起一块苹果,半真半假地和太夫人抱怨:“祖母只心疼表妹,不心疼我们。有好东西总是最先给表妹,我们都往后排了。”

    太夫人不是个心思很多的人,常凝性子有些活泼好强,王晞没来之前就喜欢和府里姊妹们争这争那的,太夫人不仅没有多想,还觉得长房长子和老侯爷的性子有点像,常凝是次女,不争不抢的,谁会注意到她?

    看她这样子就笑着打趣道:“那昨天那块和田玉佩给了谁?”

    昨天常凝几个也跟着一起去了红螺寺,寺里的主持为了讨好永城侯府的女眷,拿了几块玉石过来,其中最好的一块和田玉佩被常凝拿到手里就不放了,王晞听着那和尚说是哪几个高僧戴过的,嫌弃它是别人的旧物,还转了几道手,生怕老太太赏了她,装鹌鹑,让常凝得了去。

    常凝不知道,略有些得意地瞥了王晞一眼,娇笑道:“我就知道祖母舍不得。可主持说了,这些老物件都是有缘者得,能给了我,那也是因为我和那玉佩有缘啊!”

    三夫人是素来奉承嫡支的,她笑道:“我们家二小姐从小就是个有福的。”

    侯夫人听见自己的女儿被称赞,呵呵地笑了笑,屋里的人就都跟着七嘴八舌地笑着赞扬起常凝来,还夸起常凝的女红好,得了教习嬷嬷的表扬之类的。

    王晞无趣地坐在那里,悄悄地把手背到了身后。

    白果机敏地用帕子接了王晞手中的苹果,揣在了兜里。

    只是她抬头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见府里的四小姐常珂目光闪烁地避开了她的眼神。

    多半是看见了她们的小动作。

    不过无所谓,就算她告诉了侯府的其他人,太夫人身边服侍的,连个果子都处理不好,只会是打侯府的脸。

    她注意着自家小姐的情绪,见她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知道她坐得无聊了,就寻思着找个什么借口和自家的小姐先行告退。二太太又提起了自己长子的婚事:“新房得赶紧定下来才好,我算着日子,韩家那边就快要来量房子了。”

    二房的长子在从兄弟间排第三,岳父是密云卫都指挥使佥事韩林,武举出身的正四品武将。

    两家已经订了十一月初二的婚期。

    据说韩小姐出身好,还有笔丰厚的陪嫁,长得也不差,二太太对这门婚事满意至极,自从两家正式过了庚帖,二太太就忙了起来,大到给韩家送的聘礼,小到三爷成亲时摆放的花草,她都一一过目,生怕有哪里疏忽了。

    有新鲜的事听,王晞精神一振。

    只是太夫人和侯夫人好像都不欲多说的样子,太夫人还把话题扯到了昨天的红螺寺之行上。

    这是有内幕啊!

    王晞左看看,右瞧瞧,也没有看出个究竟来。好不容易回到晴雪园,她迫不及待地就找了青绸来问话:“你可知道常三爷的新房是怎么一回事?”

    青绸不愧是她屋里的“包打听”,一面给帮王晞卸首饰的白芷打下手,一面笑道:“韩家那边不是说要送两套家具过来吗?常三爷现在住的地方肯定是不够的。若是重新给常三爷换个院子,一来常大爷成亲的时候都是住的从前的旧宅,常三爷总不好越了常大爷去;二来是院子大了,开销就大,这开销怎么算?”

    王晞颔首:“侯府一直以来都挺小气的!”

    白果几个都没敢接话。

    青绸继续道:“若是从原来的院子旁扩建,不是三小姐腾地方就得常八爷腾地方!”

    呀!这个有意思!

    王晞身子骨都直了几分。

    常家的人挺能生的。

    老侯爷就不用说了。

    留在府里的侯爷有五个嫡子,两个嫡女,一个庶子;二老爷有两个嫡子,一个嫡女,三个庶子;三老爷则有一个嫡女,两个嫡子。

    老侯爷在的时候,虽然当时还做世子的侯爷住的地方略微大一点,但架不住他屋里的人多,大家都住得有些憋屈。或者正因为如此,等到老侯爷不在了,侯爷就把他的那些庶兄弟都分了出去,留下来的三房就紧着风景好的院子重新分配住的地方。没有住人的,要不像王晞住的晴雪园,景致非常好,是家里的排面,需要用来待客或者设宴;要不就是偏僻简陋,需要花大力气修缮的。

    王晞目光灼灼地道:“三小姐腾地方我能想像,她肯定是和她哥哥住的地方不远。怎么还扯到三房去了?难道常三爷住的地方和常八爷也挨着?”

    常八爷是三房的长子,今年九岁,明年才到搬出去单独住的年纪。

    青绸笑了笑,道:“大小姐猜对了。二太太舍不得长子,给常三爷挑地方的时候,就选在了二房正院西边,三小姐住在正院的西厢房,和常三爷隔着道墙;常三爷的院子西边是常五爷的院子,南边是常六爷的院子,北边就是三老爷院子,常八爷如今每天都要去外院的书院里上课,就住在三房正院的南房,和常三爷住的地方隔着条夹巷……”

    王晞在心里默默地算着方位。

    白果哭笑不得,道:“大小姐,常三爷的旁边左右不是住着自家的妹妹,就是住着长房的从兄,只常八爷住的地方,和他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王晞明白过来,道:“三房应该不敢不答应吧?”

    这还不是搬地方的事。

    若是把常八爷住的南房给了常三爷做新房,三院的门脸都没了。

    青绸笑道:“三老爷和三太太向来忍得。倒没有说答不答应的事。”

    “那就是有热闹看了!”王晞嘻嘻笑,低了头由白芷给她洗脸。

    红绸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道:“要是我,就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搬个地方。总这么看人眼色过日子,这心里也闹得慌。”

    青绸就教训她:“你自动请缨在大小姐面前讨了个差事,差事办得怎么样了?怎么这个时候跑了过来?”

    红绸听着像被拔了根羽毛的大公鸡,顿时有些蔫,说话也有些气短:“我这不是一直盯着吗?吃饭的时候都换小丫鬟盯着,那边的院子里没动静,你们也不能怪我啊!他又不听我的。又不是我不让他到院子里舞剑的。”

    青绸和红绸是堂姐妹。

    她听了只想打人。

    王晞倒好说话,抹了面膏,由小丫鬟阿西帮她用花露按摩手,拦了青绸道:“还不知道那人和长公主府是什么关系呢?说不定只是借住几日,也说不定只是心血来潮舞了两回剑都被我们碰到了。”

    话虽这么说,到底觉得可惜。

    白果从小服侍王晞,比王晞大五岁,最最见不得王晞心情低落,背后责骂红绸闯祸,见了王晞这样又忍不住哄她:“红绸不也说了吗?她是昨天一早无意间发现的,我们今天一早去不就碰见了?说不定人家是每天一早起来舞剑呢!二爷不也常说要‘闻鸡起舞’吗?那人说不定就是二爷说的那样,明天一早才出来舞剑呢!”

    “是啊,是啊!”红绸也忙道,“这还没有十二个时辰呢!”

    王晞觉得有道理,又欢喜起来,全身都涂了香露,听着白术读了一会儿话本,恬静地睡着了。

    今天是白芷当值。

    白术和白芷帮王晞掖好了被角,回了自己歇息的厢房。

    白果不在房间,服侍她们的小丫鬟告诉她:“白果姐姐去了王嬷嬷那里。”

    白术梳洗完了,上了床白果才回来。

    她关心地道:“可是有什么事?”

    白果一面由小丫鬟服侍着更衣,一面道:“我去问了问王嬷嬷,大小姐是怎么想的——是听太太的嫁到京城来,还是像红绸说的只是来京城玩些日子就回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第六章 亲戚http://biodata2003.com/1659/2168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