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不同的设定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高级怪物有智慧,但嗜血的本性依旧深入它们的灵魂,所以以命搏命的打法对概念怪物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只大野驴之所以好像很吃这一套,其实都因为它那锁链的能力有问题。

    通过之前的攻击方式与效果,书戟轻易就发现了那锁链的使用方法,可以称之为两段必杀!

    顾名思义,就是两段攻击后则必死。

    第一段攻击,也就是书戟之前说的灵魂攻击,灵魂不够强大的目标一击就会被打的东倒西歪。书戟作为利用灵魂攻击的达人,自然也知道灵魂受创会是什么感受。

    这一段攻击虽然很强但其实在书戟看来更加强大的还得数第二段攻击。

    之前那些警员身死之时,书戟就察觉了,他们身上的铠甲竟然没有起到丝毫的防御作用,轻易就被那锁链给洞穿了。这可不是锁链有多么强大锋利,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属性,类似于违反客观规律的一种设定能力。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在第一击的时候,那些警员身上的铠甲都防住了锁链,但第二次却没有防住,这才让书戟对第二段攻击有了这般肯定。

    当然,一段二段是相辅相成的,一段攻击灵魂的同时会附带着特殊的标记,二段攻击带有标记的目标时就会呈现破防必杀的效果。

    书戟现在还不知道这只大野驴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诞生的概念怪物,但这种诡异的设定也足够重视了。

    至于此时的边远,那纯属是傻人有傻福,因为习惯了与虫族的战斗,所以他每一击都是搏命的打法。

    大野驴不是怕搏命,而是他的攻击是两段必杀,如果真搏命的话,结果只可能是大野驴死而边远灵魂受创。

    既然知道搏命大亏,那还打什么?大野驴又不傻!

    因此,如今战况就基本上是一面倒了,一帮子警察在周围观战助威,看着边远提着俩大锤猛砸大野驴。

    “嗯,差不多也该跑了。”

    书戟一边打扫卫生一边说道,没办法,对于概念怪物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些家伙一旦觉得自己没有胜算的时候就很从心。

    事实与书戟预料的没有半点偏差,大野驴硬接了一锤之后,接着那股子巨力就朝远方飞了出去。

    如此干脆果决让一直怒火中烧的边远也愣了一下,他还从来没有跟会逃跑的怪物干过架呢。而这一迟疑就给了大野驴机会,却见其突然一改站立常态,四肢着地咯哒咯哒的就跑掉了,像是突然快放了电影那个无厘头啊!

    边远下意识的跨前一步想要继续追杀,突然间想起他们最开始要做的事情,他们是干嘛的?来救援夏毅的啊!

    这又一迟疑算是再也追不上大野驴了,边远无奈只能留下几个警察收尸,带着剩下的人朝废弃区急赶。

    原本惨烈的战场几乎瞬间就寂静了下来,留下的几个警员神色凄然,死亡来的如此突然,昨天可能还在吃着火锅喝着啤酒,今天就已经阴阳两隔了。

    书戟将扫帚放在一边,居高临下看着这副画面,他的心情多了一丝异样,原本以为不会再因为生命的逝去而动容了,谁知道现在又有点悲哀。

    这也许就是同族死亡时候的感觉吧,书戟的视线落在那些收尸的警察身上,这种活自己也干过,但形式有些不同。

    在幽弥界使用灵魂作战,一旦死亡灵魂便会顷刻消散,而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停止这些灵魂的身体供养装置。嗯,就跟拔管类似。区别只是在人类社会中拔管往往带着一丝无奈,而在幽弥界,这只是一种类似抬棺的形式……

    书戟迟疑了一下,放下扫帚一步步下楼来到警察们身边,帮助他们收集一些残肢,尽量让牺牲的战士们能够全须全尾的走。

    ……

    哒哒哒哒!

    菜婆架着车载机枪死命的在倾泻火力,呃,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菜小妹按住扳机在死命的倾泻火力,而菜婆只是个开车的。

    夜色下连成一条线的火舌颇为精准的命中牛头怪,强劲的冲击力在其身上爆出一朵朵血花。不过也仅仅是血花,就如同石子在湖面滑翔,虽溅起层层波纹却于湖水没有半点破坏作用。

    这个效果其实完全在夏毅的意料之中,毕竟根据过去的经验,凡是跟破界魔根有关系的生物,科技枪械的效果都会大打折扣。

    只是夏毅完全想不明白菜婆和菜小妹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你们怎么来了?”

    “我见到你没有穿铠甲,怕你解决不了敌人,所以来帮你啊!”菜婆坐在驾驶室探头出车窗叫道,这声音倒是中气十足一点衰老的感觉都没有。

    夏毅张张嘴却是没啥好说的了,这是需不需要帮忙的问题吗?这是能不能别帮倒忙的问题!

    本来他还想等着牛头怪与黑甲人打个两败俱伤,然后自己收割一波的。毕竟这两个敌人都是坦克级,让他硬来还真没有什么把握。

    现在可倒好了,你们一上来就朝牛头怪开火,使得那怪物的注意力直接转移到了他们身上。你就不怕被那黑甲人最后一波收割?

    哞!

    牛头怪果然不是好欺负的,令牌在头顶一晃又要变大压下来,夏毅瞄了一眼那丝毫不知危险还在死按扳机的小丫头,无奈的抓起身旁一块大石投掷过去。

    砰!牛头怪的视觉大概有点问题,一旦盯住某个目标就不管侧面了,那打脑壳直接被巨石砸中。

    说是石块其实是一面倒塌的墙壁,这种墙壁多用转头堆砌成,所以在坚固程度上完全不如一整块那么好,所以轻易就被撞碎了。只是沉重的力道还是打断了牛头怪的攻击。

    令牌缩回正常大小,牛头的视线又集中在了夏毅的身上,那猩红的眼睛有点吓人。当然,若是将视角拉远,那牛角上还挂着碎砖头的样子就有点好笑了。

    “哈哈,那个,我说刚刚不是故意的,你信不信!”

    夏毅讪笑的打了个哈哈,老实说,身上没穿铠甲,手里没有武器,有点没有底气啊!要不跟那个黑甲人联手先将怪物干掉?

    想着瞥了一眼黑甲……唉?人呢?

    夏毅的心里环境一度非常尴尬,视线所及除了残垣断壁就只剩下寂寞的风了,而他这一眼望到的也只能是寂寞。

    “跑的真快啊!”

    哞!牛头怪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忽视了,一个大跳举起令牌就砸过来。

    夏毅可不敢硬接,他还没忘了之前黑甲人那破碎的臂甲呢。

    侧身躲避,耳旁呼啸之声划过,这牛头怪的力量是真的大,就算不中招,可哪怕刮过脸颊的劲风都觉得疼。

    砰!令牌落地,命中之处都是齑粉,看得夏毅一阵咋舌。

    这令牌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原理,竟然能让命中的东西都变成齑粉?

    一看到这幕夏毅更加不敢硬接了,噔噔几步后退,十指抠向地面,掀起巨石就是砸,嘿嘿就是欺负你没我快!

    不得不说,这还是挺欢乐的一出好戏,牛头怪似乎不转脑袋的就是砸砸砸,而夏毅凭借着出色的敏捷,就是各种蛇皮走位,再回手掏,唉你打不着我!

    如此往复,来来回回,毫无营养的环节过后,牛头怪的智商似乎终于上线了。他停下追击,转身冲向一直倾泻火力的菜婆和菜小妹。

    但却有点晚了,之前菜婆和菜小妹不知道那令牌能够变大不知躲闪,现在看牛头怪追着夏毅拍了这么长时间,当然已经明白。所以菜婆挂挡踩油门等操作一气呵成,装甲车飘逸过弯轻松躲过牛头拍击。而菜小妹则从容淡定的换弹,哒哒哒哒!

    所以,原本生死相搏的恶斗,眨眼就变成了三人放牛的奇诡画面。

    “贤弟莫慌,我来助你!”

    就在三人游刃有余的放牛时,远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来人不光气势十足还在言语上占了便宜。

    “屁的贤弟啊,我还比你打两个月好……卧槽!你小心!”

    夏毅有点气急败坏,还总说他莽的一逼,现在看是谁莽啊!

    机枪倾泻弹药的声音成功指引边远等人找到了他们,边远一见那牛头在追杀夏毅,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挥锤猛砸,哼,比力气他从来就没输过。

    然后眼前一暗,原本在牛头手中头颅大小的令牌竟然把漫天的夜色都给遮住了。

    边远哪里见过这场面,目呲欲裂间已是躲避不及,只能双锤上扬选择硬碰硬!

    轰!沉重的力道聚焦在一处,气浪受到令牌遮挡完全倾泻向了边远一方,须发飞扬间只觉手中一轻,跟随他征战数年的擂鼓瓮金锤竟然双双化作了粉末。

    边远彻底懵逼,眼看令牌要命中顶门,危机关头一个身影撞在他的腰上,将其横向推开堪堪避过了令牌砸落。

    噗!然而当边远回头时双眼瞬间就红了,却是夏毅半边身子都被砸在了令牌之下。

    “老夏!”边远发疯似的站起,朝着牛头怪就……

    “咳咳,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边远低头,夏毅的一只手牢牢抓住他的裤腿,嘴里往外吐血沫的同时,还能有力气求救。

    “嘶!我锤子都砸成粉末了,你还能活?”

    夏毅有点生无可恋,我活着影响你输出了吗?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不同的设定http://biodata2003.com/1628/2191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