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十章 归家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啪嗒~啪嗒~啪嗒~

    雨滴落在雨衣上发出的声音,在漆黑寂静的夜里显得有些吵。

    伸手整了整书髻身上严严实实的大衣,也许是雨滴吵醒了她,那轻盈的眼皮颤了颤似乎有睁开的趋势。

    书戟长叹一声,一记手刀落下去,啊哒!(???)?

    手刀精准的砍中书髻脖颈,让其继续睡下去……

    对,他的姐姐叫做书髻,一个跟他读音相同的名字。大概父母起名的时候觉得这样很有文化。

    不过必须郑重声明,这绝不是书戟看姐姐昏迷趁机报复她,真的不是!

    说起来这个锅还是要寄生虫来背,其通过掠夺生物个体来扩展自己智商的方式会对个体产生近乎不可逆的伤害。当然,只是‘近乎’。

    根据幽弥人的研究,将被掠夺个体解救出来之后,如果让个体自然的苏醒,那么会出现不可逆的失忆情况。被掠夺的时间越久,其失忆的情况就越严重,严重者甚至连最基本的吃喝拉撒都忘记。

    这种失忆的问题即使是生物科技发达的幽弥人都解决不了,更别说是地球人了。

    不过好在这种情况也有个相对简单的解决办法,那就是让个体一直保持沉睡,无论是物理方法还是打针吃药,总之让个体沉睡的时间越长,其醒来后保留的记忆就会越多。

    嗯,书戟并不知道她到底被虫母困住了多久,但保守估计也得睡上个几年。也好在书髻的身体素质不错,否则要是有个感冒发烧的可就麻烦了。

    这也是他之前将那个痴汉埋了的原因,这要是因为乱动唤醒了书髻,那未来可有的麻烦了。

    书戟其实也能够看出那个家伙没有什么恶意,说不定还是姐姐以前认识的人,也正是如此他才手下留情。否则直接就将棺材板钉死了!

    ……

    伸手推门,由于墙体的扭曲碎裂,大门轻易就横躺在了地上。咣当一声,回响在废弃的大楼里回荡,却仿佛永远都得不到回应。

    迈步进入屋子,这里是书戟的家,一个足足十年没有回过的家,一个以为再没有机会回来的家。

    有些感慨但却没有半点温馨,很神奇的,明明整栋楼都像是被懒腰砍了一半,可他家的屋子却近乎完好的保留了下来。

    只是可惜,这个四处漏风的屋子也不像是个能继续长久居住的样子了。

    书戟拽过满是灰尘已经有些糟烂的窗帘,小心的给姐姐铺了个暂时休息的地方,接着开始翻箱倒柜。

    他了解,无论是概念怪物还是虫子,其实对于活物的兴趣都远远超过这些所谓的珍贵财产。所以只要认真找找,总能找到许多能用的东西。

    比如身份证或者户口本之类的。

    呵呵,想想也是够了,他这拯救一界救世主式的人物竟然还需要找身份证!

    虽然心里不爽,但谁让他之后要开始温养灵魂呢,有时候生活让你不得不苟着。另外就是,都十年了,他完全不知道人类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虽然十年没有出现,可他也不想莫名其妙成为一个黑户。

    哗啦,书戟的动作一点不温柔,抽屉随意的扔在地上,里面都是些早就过期的常备药物。说起来他的父母有一个习惯很有趣,那就是从来不会将存折与身份证等证件放在同一个地方。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也如此。

    好在书戟还记得父母的这个习惯,伸手进入抽屉夹层,轻易找到了用朔料袋包裹的身份证与户口本。

    两根手指夹起户口本,轻轻翻开,眼前一如所料的开始晃过众多回忆画面。看看上面的四个名字,这大概是如今唯一证明他曾经还有家人的东西了吧。

    该死!又想哭了……

    记得以前他总想着将自己从这户口本上挪出去,只可惜没有妹纸青睐一直也没成功,现在……他多希望这四个名字能够再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只可惜,书戟经过了十年鏖战,早就已经学会用现实逻辑来思考了,在这场浩劫中,两个没有力量的普通人,还身处在破界魔根所在的城市,这生存几率该有多低!

    嘶!深深的呼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书戟从床下拉拽出一个行李箱,接着将户口本塞进了最里面,然后再看看自己的身份证。

    呵呵,青涩?不!是特么帅爆了好嘛!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明智的没有去看任何一面镜子,接着将身份证先放在一边。有些可惜的是,没有能够找到姐姐的身份证,不过这也正常,看她此时身上的老旧破烂军装,估计是在浩劫开始之后参军了吧。

    摇摇头,开始翻衣柜,虽然十年时间不至于让衣物都腐朽,可有些衣服也确实不能穿了。先不说掉色和发霉的问题,光是这个大小就不合适。

    呃,好在他姐姐性格比较野,以前有不少中性风格的服饰,如今套在他的身上倒是也不显突兀。至于现在主要人物就是睡觉的书髻,呵呵,对衣服就更没有什么挑三拣四的资格了。

    当然帮姐姐换衣服的过程并不香艳,毕竟这具娇躯是从小看到大的,除了嫌弃还是嫌弃!

    大约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书戟有些无奈的坐在书髻旁边,不是累了是有些不爽,这么大个屋子竟然连一张照片都没找到。

    他不信怪物还会对照片感兴趣,肯定是眼前这个小女表砸将照片都收走了,哼!

    生了会儿闷气,书戟扛起姐姐拉着行李箱向外面走去。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一个安身之所。无论是之后温养灵魂,还是两人的吃喝拉撒总要解决的。

    生活啊,就是会逼着你走向不知名的远方。

    ……

    砰,一拃高的保温杯重重落在桌子上。

    郑颖莎坐在桌后满脸黑沉,与阴暗的灯光完美结合在一起。若非房间是公主粉的色调,她轻易就能吓瘫一票违法乱纪的小喽啰。

    不过可惜,坐在她对面的少女并不吃她这一套。

    披肩秀发向后束了个高马尾,精致的五官上写满了两个字‘疼惜’,漂亮的脖颈甚至做出吞咽的动作,眼泪汪汪的看着郑颖莎,用带着理解与悲呛的声音,“你的胳膊……还疼吗?”

    郑颖莎脸皮不自觉的抽了抽,有心发火甚至想掀桌,却到最后化作一声无奈的冷哼,伸手拿起保温杯开门出去,却没有看到背后的小丫头快速而利落的比划了一个剪刀手!

    “不行了,这丫头学坏了,以前绝不敢这么跟我顶嘴的。”郑颖莎出门后叹了口气,一脸歉意的看着海问天。

    海问天也没有在意,只是笑容和蔼的说道:“让我跟大侄女说说吧。”

    “也行,你别吓到她,呃,我是说,你的胳膊没事吧!我之前也强行将胳膊催生了出来,适应一下就好了。嗯,大概吧!”

    海问天看看自己已经重新长好的右臂,虽然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但显得瘦弱苍白,时不时还轻颤抽搐两下。

    “你知道的,我这一身实力有八成都集中在这条右臂上,如今右臂没了,那臂甲也被虫母吃掉了,这辈子估计也就止步于此了。”

    郑颖莎怔了一下,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不像是你说出来的话,什么打击让你变成现在这样了?还有,你这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以前总是我鼓励你们,可一直装着有自信的模样也很累的,现在是时候歇歇了。我打算辞去元帅职务,退休享受一下人生!”

    海问天不甚在意的说着,伸手推开房门进屋,完全没管身后还没从震惊中脱离出来的战友。

    “小韵啊,叔叔待你怎么样?”

    海问天轻轻坐下,一点上位者的气势都没有,看起来就像个刚刚带着女儿购物回来顺便吃了KFC的中年大叔。

    “好!非常好!若非妈妈说你心有所属,我都以为你对她有什么企图呢!”

    少女伸出一根大拇指,眼睛biubiu的闪光,与之前完全是两个画风。

    海问天满意的点点头,“看来叔叔以前没有白疼你啊,那你告诉叔叔,那个……你口中的干尸怪人,他去哪了?”

    少女一脸垮掉的样子,肩膀都耷拉下来,“人家都说好多遍了啦,他辣么恐怖,人家哪敢跟着他啊!”

    “那他有没有说过要去哪?”

    少女一脸狐疑的看着海问天,歪着小脑袋,脑后马尾轻轻一飘,“听您这意思……难道是在暗示什么吗?”

    “你不要误会,叔叔对于你的人品是完全信任的,有谁会不相信小韵这么可爱的美少女呢?我只是担心啊,担心那个变态伤害你!”海问天嘴唇微颤、眉头深锁,一副在强忍愤怒的样子,“不要害羞,有什么委屈都告诉叔叔,那个变态……在抢你铠甲的时候,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少女愣了一下,假装有被震惊到,但心里却很是不屑的甩了个白眼,当她真是瞎的啊?你朝人家美女身上爬的时候可没有这么正经!

    “哪有啦叔叔,人家也是很厉害的!”

    海问天抿了抿嘴唇,无奈起身,“好吧,既然如此叔叔就放心了,嗯,你那铠甲以后不要穿了。”

    “嗯?为什么?”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你就是那个力挽狂澜的女战士,如果大家发现你这仅仅武英级的实力,你觉得……”

    “好吧,当我没问过!”

    “嗯,你明白就好,之后跟你妈好好说话,不许吵架。”

    “唉?还要谈什么?”

    “谈谈你私自参战的问题。”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第十章 归家http://biodata2003.com/1628/2075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