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章 来自战舰级的抵抗

小说:概念为王 作者:剑舞秀
    吼嗷!这是战士们第一次听虫母的叫声与之前有些不同,他们竟然在其中隐隐觉察出了一丝愤怒。

    提起这个就很让人无奈,过去电视上出来平事的总是一些专家,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人家有专业的资质,甭管是真是假,着一身唐装,将头发往后梳,再由主持人捧哏一番,总是能够将大部分人唬住。

    现在也一样,由于战争的需要,新成长出来的一批战士都没什么时间进修知识,除了战斗他们并不会其它的技能,因此从事怪物与虫族研究的那批科研人员普遍都是些三十岁往上的中老年学者。所以如今宣传的路数并没有什么改变,每当出了什么相关结论,还是过去那种找三五专家由主持人边介绍边捧哏的方式。

    当然,模式不怕老旧,关键是你要说对啊!

    战士们自有记忆以来,已经不止一次看到那些专家说什么‘人类必胜’、‘虫子没智慧’、‘自由大美丽贱’等等言论了,现在怎么样?人家虫母在愤怒啊!

    为什么愤怒?肯定是因为刚刚绞碎了虫母尾巴冲进巨树里的那个神秘人。

    战士们没有看清刚刚进去的是谁,又或者是什么样子,但他们知道,在这种时候帮助他们的肯定是自己人。以前总听某些亚洲区的战友说什么高手在民间,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嗷!

    咦?虫母又叫了,这种感觉是……迷茫?

    虫母巨大的身形突然间停顿了下来,原本狰狞开合的口器也缓缓闭合,一股子古怪的哲学味道弥漫全场。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想要去哪?面前这帮子彩笔为什么打我?很疼的,再打我生气喽!唉?什么是生气?

    虫母会思考了?奇怪的感觉突然间让所有人都心头一跳,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之前虫母近乎本能的样子都辣么难打,现在若是突然间变聪明了,那人类还混不混?

    所以仅仅是怔愣片刻,一帮子人再次开战,精瘦汉子与金发壮汉很鸡贼的奔虫母尾部伤口冲了过去,大锤抡在虫母伤口上直接带下来一片血肉,虽然在近处看着触目惊心,但从整体看有点挤青春痘的既视感。

    精瘦汉子转动着四柄刀刃想要学着书戟之前的招数直接绞进虫母内部,却陡然间发现虫母的内部血肉无比紧实,刀刃切入不足两米就砍不动了,心惊之余也不由疑惑,刚刚那个女战士是怎么做到的?

    对,女战士!

    满战场的战士们也就只有他们这四个战舰级的高手能够稍稍看清那一团白芒了。那分明是一副充满了个人风格的女性战甲。

    嗷!两人的动作显然将虫母由思考中惊醒,回身便是一招大风车!

    只见两条臂膀开始带着身体疯狂旋转,锋利的骨刃化作绞肉机仅仅瞬间就绞碎十几个坦克级的战士,刹那间就解了被围攻的窘境,更令人惊悚的是,这一招竟与刚刚精瘦汉子的动作有九成相似。

    虫母在学习精瘦汉子的招式!

    “坦克级战士去清扫虫族杂兵!”光头帅哥化作一颗炮弹直接撞向虫母胸口,沉重的撞击力让虫母整个躯体的肌肉都呈现波浪起伏,可见的波动瞬间爆炸,一蓬蓬巨大的血花崩开。

    其右手强劲的爪型臂甲深深没入虫母胸口,几下就掏出大团的血肉。

    没有人怀疑若让其一直这么掏下去肯定能洞穿虫母,可问题是每个战士都知道,他没有这个时间。

    虫母巨大的口器内利齿旋转,强腐蚀性的液体如瀑倾洒而下,光头帅哥似乎早有准备凭着强劲臂甲愣是生生抠下来一块两人多高的血肉顶在头上。

    噗!虫母的腐蚀液体显然对自身的作用并不强,虽然仍能听见嗤嗤嗤的声响,但这肉坨愣是坚挺到了最后。

    虫母的攻势不停,紧接着双臂骨刃就交叉刺了过来。光头帅哥却并没有多管,仍旧埋头在虫母胸口,十分执着!

    就在骨刃眼看到达时,身后女州长的身影陡然出现,原本就夸张的身形陡然膨胀半圈,两条胳膊筋肉虬结就跟金发壮汉差不多了,甚至更加发达!

    Duang!

    双臂大张,撞击的轰鸣响彻天地,无论战士还是虫族都被巨响震得听觉麻木。女州长的双臂一瞬间有鲜血从肌肉缝隙中喷溅出来,血肉模糊看起来动人心魄。然而她还是挡住了,那两柄大剑直接与骨刃硬钢正面,竟是让骨刃寸步难行,远远一看像是有人用螺丝刀撬动了整栋大楼。

    女州长的惨状让光头帅哥脸色阴沉下来,手下再次加快了速度,那特殊的臂甲捅在虫母模糊血肉里竟开始了高速旋转!

    噗噗噗,光头帅哥整个人都像是钻头一样扎进了虫母的血肉里,而女州长眼中全是血红,哪管自己的双臂已经开始不正常的颤抖,两柄大剑顶着两支巨大骨刃开始狂舞!

    一道道刃芒激射,一波波气浪炸开,凛冽的气劲化为气团越胀越大,四射的气流让不远处与虫族鏖战的战士们都无法站稳。

    太激烈了!伴着叮叮当当的刺耳巨响,近处的战士们捂着耳朵表情痛苦,劲风扑面甚至连眼睛都睁不开。

    毫无疑问,女州长与虫母这一段硬钢成了全场焦点,以至于在虫尾刚刚偷鸡的两人也被人暂时遗忘了。

    也许很久了,也许才仅仅几秒钟,反正战士们只觉得度日如年,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的心里越沉重。

    因为大家都懂,无论是那光头帅哥不正常的手臂旋转,还是女州长此时的爆发,很明显都不是什么可以长久使用的招式,一旦短时间拿不下虫母,肯定就……

    嚓!

    一切是那么突然,由双方交汇而成的利刃风暴刹那间烟消云散了,仿佛静止的空间中,两柄骨刃完好无缺的悬停在半空,刃尖直指女州长。而女州长却大头朝下栽倒,身形恢复正常大小,原本持着大剑的双臂此时只余漫天渐散的衣袖碎片。

    呼!虫母不会放水,两柄骨刃在空中携着一阵呼啸刺下,眼看就要将女州长分尸。

    千钧一发之际终于看出了战友的意义,金发壮汉与精瘦汉子同时闪现,前者抡起大锤与骨刃拼了一记,后者全身翻滚形成刀轮迎向另一支骨刃。

    叮!叮!

    金发壮汉被弹飞了,但他也成功将一支骨刃荡开。精瘦汉子也被弹飞了,但他显然低估了骨刃的强度,四肢上携带的利剑都被崩碎,而骨刃弹开的距离甚至还不如金发壮汉那一锤子的效果。

    仅从这一阵的战斗来看,四名战舰级的强者中,如果不算绝招,那明显精瘦汉子的实力最差,可他既然能够来参与对虫母的围剿也是有自己的所长之处。

    就比如现在,金发壮汉被弹飞了就真的飞了,而精瘦汉子却可以转身将臂甲扔出去,接着双脚在臂甲上借力窜回,一把抱住快要落地的女州长,整个过程跟轻功大秀一样。

    但这画面显然也让虫母很不爽,嗷嗷叫着就要低头补刀,可骨刃刚刚举起便又顿在半空。

    已然落地的精瘦汉子哪里管它为何停下,抱着女州长刹那窜出老远,“你怎么样?”

    精瘦汉子的声音有些沙哑,好像是被砂轮磨过一般。女州长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落地后迅速站起,双眼紧盯着虫母,激动无比道:“老海做到了!”

    噗砰!

    虫母的胸口似乎透出了一道微弱的光,通过光芒能够看到其身后的巨树,一蓬蓬的血肉像是泥石流眨眼涌进了门缝,推着光头帅哥就将其喷了出来。

    他确实做到了,将虫母贯穿!

    啪嗒一声落地,光头帅哥没有站稳以至于踩碎了两个石块,但他的脸上有股畅快,并充满期待的看向虫母。

    嗷吼!

    虫母没惯着他,张开巨臭的大嘴朝他一呸!

    光头帅哥难以置信的咬咬牙,虽然狼狈但也算很轻松的避过了腐蚀液体攻击。

    “老海!你这招不行啊。”金发壮汉站在其旁边端着巨锤有点闹心。

    那被称为老海的光头帅哥缓缓喘息,眼中精芒越发坚毅,“我再来一次,这一次,我取它的脑袋!但是你们要为我争取一下时间,还有一个输出环境。”

    “我来!”

    女州长一个跳跃来到老海身边,为了表示‘我能行’生硬的晃动肩膀,两条与浑身肌肉不是很协调的白皙胳膊直接自断口处急速生长了出来。

    那场面汁液乱飞当得一句‘恶心’!

    老海看着女州长那两条纤弱还不停颤抖的胳膊摇摇头,“你这两条蚯蚓快赶上大侄女了吧,若是你现在有她那实力,我就让你上。”

    女州长一怔脸色复杂的望向巨树破损的空洞处,为了给丈夫报仇、为了杀虫子,她没能做一个好母亲,甚至连女儿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也不知道。

    “这是聊家常的时候吗?再说,大侄女很强吗?我们还没有见过,哪天拉出来溜溜啊!”精瘦汉子一脸严肃。

    “大侄女漂亮吗?”金发壮汉自觉帅气的捋了下金发。

    嗷!虫母不甘心吃瓜,强力插入打断闲聊。

    四人跳开,金发壮汉双手转了转巨锤,“老海,我给你争取时间,你可快点。”说着双手一拧,巨锤上的尖刺突然弹出数条长长的铁链。

    金发壮汉大叫一声携着哗啦啦的金属脆响砸向了虫母的身体,巨力挥动,大锤破开血肉,锁链好似锯条将其余部分划拉的惨不忍睹,也给虫母带来了剧烈的疼痛,成功吸引了虫母的仇恨。

    另一边精瘦汉子已经大叫着抢走了两名战士的钢刀打算再上,而老海则满脸冷汗的一点点将手臂往回拧!

    条条血线喷溅,眨眼就将老海的脚下都浸透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双眼有些模糊,恍惚间好像看到了某个穿着军装的倩影回头朝他口吐芬芳……

    老海瞬间清醒,呼,好好的一个姑娘,可惜长了一张嘴。想罢再次加快了拧动胳膊的速度,“呵呵,当初谁不曾弱小,仇恨这种东西谁没有呢,你说是吧,大虫子!”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文章节和链接】章节目录 第六章 来自战舰级的抵抗http://biodata2003.com/1628/2049943.html